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神豪寧敗家 -> 神豪寧敗家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76章 拉網線的

第76章 拉網線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呼……”

    在店長lil的禮送下,寧晏走出了kiton門店,悄悄的呼出一口氣。

    剛才裁縫師傅的幾個問題太私隱了。

    讓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形式的定制服務的寧晏,整個人都處于一種略驚慌的狀態。

    心里是很想告訴裁縫師傅,他雞2纏腰上的……

    以至于最后核算完價格是五套七萬二,寧晏都是飛快的刷卡走人,都忘了讓門店郵回國內。

    還是吳憂幫忙補充的,也留了洲際酒店的地址。

    用吳憂的話來說,洲際的房間可以長期保留,可能會較常被需要……

    還有一種傳說中聽過的超服務也沒心思計較了。

    在確定完全部的需求后,lil有說過一句:“寧先生您是否需要我們請模特替您試穿樣衣?”

    當時寧晏想都沒想,就搖頭拒絕了。

    事實上,kiton的定制價格起步真的不貴,一件襯衣換算成人民幣兩千出頭。

    高定系列才會比較貴,都是按套算,大約八千美元起。

    手工定制的是最貴的,價格基本上會高達數萬美元。

    在香港購買,價格與國際幾乎接軌,不會像國內那樣,多少美元后面都是加個0起步。

    所以,寧晏定制的衣服的價格,不高不低,算是承受范圍內,畢竟每套都只是一條褲子一件短袖。

    走出去老遠后,寧晏才敢低聲自語:“香港就這么開放嗎?問之前也不看看場合的嗎?好歹打個招呼啊?”

    落后寧晏半個身位的吳憂耳朵比較靈敏,聽到了寧晏的吐槽,難得的抿了抿嘴。

    想樂。

    沉默了好半晌后,吳憂才開口問:“小寧先生,午飯想吃什么?我來安排。”

    寧晏琢磨道:“香港吃飯的我都沒怎么見過,吳姨,你看著安排吧。”

    “要是能吃點特色的東西,就更好了。”

    吳憂點點頭。

    很快在國金中心商場的門口上了保姆車,一路從中環去了灣仔莊士敦道的廚魔bo novation餐廳。

    路上吳憂介紹道:“香港一共有六家米其林三星餐廳,這家是將中式文化元素融入料理,打造出的獨特新穎中餐菜式……”

    十數分鐘后到了店內,當寧晏看到餐廳后才知道吳憂為什么會首推這一家。

    因為這家的花樣非常豐富。

    “先生,我推薦您試試我們店內的特色招牌,分子小籠包……”服務員禮貌道。

    寧晏只看了幾眼,便將菜單推給了吳憂:“吳姨,你來吧。”

    吳憂很迅速的點了十數種不同樣式的餐點。

    顯然早有準備的樣子。

    共計有分子小籠包、梅菜鵝肝、佐賀牛排、魚子醬鵪鶉巢、蝦油粉絲、北海道扇貝……等十數樣餐點。

    餐點上來之后,寧晏才感覺到確實花樣繁多。

    嘗過以后,對味道也還比較滿意。

    不過更多的,寧晏也沒什么感覺了。

    怎么講呢,過分的花樣,反而讓他沒有第二次去的興趣。

    “吳姨,你下午還有別的安排嗎?”離開餐廳后,寧晏問道。

    吳憂搖搖頭。

    “那去取了衣服,就回大陸吧。”寧晏道。

    保姆車通過紅磡的海底隧道回到位于油尖旺地區的半島酒店,車程十二分鐘,還挺快。

    寧晏當先走進了半島酒店的大堂,吳憂緊隨其后。

    喬老頭就待在了車上。

    寧晏才走幾步,就看到了在休息區揮手的林眠。

    見林眠走了過來,寧晏頗有奇怪的頓住腳步:“寧老弟,你怎么又回來了?是打算住在這里嗎?”

    寧晏笑著搖頭:“沒有沒有,我是來取幾件衣服,打算回大陸了。”

    “你不是過來浪的嗎,怎么也還在酒店?”

    寧晏也很奇怪。

    哪有在酒店內……也不對,不至于大白天的這么光陰似箭。

    考慮到林眠這位老哥的想法比較獨特,寧晏就想得比較多了些,不過還是覺得不至于。

    林眠笑了笑:“我也是剛過來,下午這邊有個酒會,都是些同齡人,一塊湊湊熱鬧。”

    “寧老弟,你要不要也來湊個熱鬧?晚一點回去也沒關系,不行的話,在香港逗留一晚,問題也不大吧?”

    原本的確有這個酒會,不過林眠一開始也沒打算邀請看著就很忙的寧晏。

    怕很貿然,還耽誤寧晏的行程,同時也怕嚇到寧晏。

    現在知道寧晏的身份,又剛好看到了寧晏說取衣服回大陸,林眠一下就猜到了寧晏要去的門店。

    這里比較值得特別來的,毫無疑問是zilli。

    既然準備取了衣服就走,說明下午應該沒有太多別的安排。

    寧晏沉吟了片刻,看向吳憂小聲問道:“吳姨,你跟我一塊去嗎?”

    吳憂搖頭。

    寧晏略作思考,壓低聲音問吳憂:“那我需要換一套衣服嗎?”

    “不用吧。”

    寧晏就看向林眠,道:“林老哥邀請,我臉皮又厚,恭敬不如從命,不過晚上還是得趕回大陸。”

    “那也行。”林眠也沒多糾結。

    在香港住一晚,寧晏覺得沒什么必要性。

    “小寧先生,那你先跟朋友去玩,等要走的時候提前告訴我,我過來接你。”吳憂說道。

    寧晏嗯了聲。

    吳憂向著寧晏、林眠點點頭,便自去了里面的精品店。

    等吳憂走后,林眠做了個手勢:“我們去那邊的沙發等一下李大佬他們。”

    兩人在沙發上落座后,林眠笑著開口問道:“寧老弟,說起來你都還沒說過在哪高就呢?”

    “現在暫時失業中……”寧晏苦笑道。

    林眠:“……”

    “以前寧老弟是做什么的?”

    寧晏回答道:“拉網線的。”

    說網絡工程師怕太高級,說修電腦的,他又不會,干脆就拉網線。

    問就是只會拉網線。

    “你是真的皮!”林眠哈哈大笑。

    寧晏也跟著笑了笑,隨口問:“你呢,我看你這樣,不像是咱這種普通小老百姓,在鵬城喝一杯都去四季,現在到了香港,也是半島這種地方。”

    林眠聳了聳肩:“你瞅我像是有工作的樣嗎?我就純粹無業游民還啃老,混吃等死的那一類。”

    “別不是富二代吧?”寧晏左看右看,覺得都跟王思很像。

    天天沒什么逼事,各種浪。

    林眠:“……”

    “硬要說的話,也差不多吧。”

    正說著呢,李承澤、陳嘉文都到了。

    “剛好碰到了寧老弟,我把他給留住了,咱們一塊去酒會。”林眠起身給好奇的了兩人解釋道。

    陳嘉文還不知道該說什么的時候,李承澤笑了:“熟人多好,歡迎寧先生!”

    ======

    破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强子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