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特種兵之血色軍刀 -> 特種兵之血色軍刀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1351章 來了

第1351章 來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停車!”我大吼一聲,開車的前鋒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但出于對我的信任猛然一腳剎車將車子停在路邊,后面的車隊也隨之停下,好在司機反應夠快,不然非得追尾不可。

    “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前鋒扭頭皺眉問道。

    “這是個陰謀,那些貨一定有問題。”我凝聲道。

    “什么問題?”見我神色如此緊張,左輪他們也是一臉凝重。

    “來不及解釋了,立刻下車,遠離車隊,轉移到安全距離!”說著話我強忍著腿上的劇痛慢慢站起,邊上的海蒂連忙上前拿起我的手臂搭在她肩膀上支撐著我身體的重量。

    兄弟們沒有再多問什么,惡狼一把拉開車門跳了下去,前鋒也跳下車立刻指揮其他車上的叛軍下車,但并沒有說發生了什么,為了穩定軍心只是說車壞了,讓大家下車休息一會。

    左輪把魔鬼扶下車,惡狼和海蒂兩人攙著我,幾個人直接走下公路,一直走到距離車隊五十米外的一處低洼的位置才停下來。

    “現在可以說說怎么回事了嗎?”惡狼坐在旁邊拿出水壺灌了一口。

    我沉吟了片刻,道:“我剛進入利比亞戰場還沒有和你們會合的時候,在祖瓦拉附近的一個露天酒館碰到一群劫持外國人質的傭兵,因為那些人質里有海蒂的朋友和兩名中國人,所以我格外注意,當時酒館里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兩個人,他們和那些傭兵很熟,就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我記得很清楚,和叛軍交易軍火的美國佬中的那個女人就是那位老板娘,很顯然她并不是美**方的人,她是個冒牌貨,這么看來那些美國佬應該都是假的,而真正負責運送物資的美軍可能在半路就被那幫家伙干掉了。”我把自己的分析告訴了大家。

    “你的意思是,那些美國佬是捍衛者的人偽裝的?”左輪反應很快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知道,捍衛者始終沒有出現,但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一定來了!”我緊了緊拳頭,嚴重迸發出森冷的光芒。

    “如果我猜的沒錯,那些貨一定有問題,他們絕對在里面動了手腳。”貨物經了敵人的手怎么可能還能完好無損。

    “換做是我,就在里面裝幾個定時炸彈,只要裝在炮彈和手雷的箱子里,一旦爆炸就可以輕易毀掉所有物資。”惡狼聳聳肩。

    話音未落,轟隆一聲巨響,我明顯感到地面劇烈顫動,兩只耳朵陣陣轟鳴,大家連忙趴在地上扭頭向公路看去,正中間裝有迫擊炮彈的卡車發生猛烈爆炸,火光沖天而起,爆炸產生的氣浪席卷八方揚起漫天煙塵,站在卡車邊上的十幾個叛軍就像樹葉一樣被瞬間卷上天,落下的時候摔成一堆肉泥,眼看是活不成了,距離最近的幾個人直接被沖擊波撕成碎片只剩殘肢斷臂被遠遠甩到路邊,就連我們這里相隔這么遠也感受到一陣氣浪撲面而來,要不是我們趴在低洼處,早就被掀翻了。

    然而這只是剛剛開始,炸彈引爆了車里的炮彈和手雷,接二連三的爆炸轟然而至,一團團火光伴隨震耳欲聾的巨響,我眼前變成一片火海,就像有十幾架轟炸機從空中飛過把所有炸彈都扔在了同一個位置,那不斷傳來的轟鳴即便是個山頭也要被炸平了。

    爆炸持續了近一分鐘的時間,當現場平息以后,我們從沙堆里爬出來,抖了抖身上的塵土,左輪看了眼惡狼抹了把粘在嘴上的泥土道:“你的嘴用電焊開過光吧,真他嗎的烏鴉嘴。”

    惡狼摘下頭盔拍拍上面的沙土,扭頭對我說道:“你小子想起來的真是時候,在晚一點我們都要去見上帝。”

    “運氣而已!”我撐著海蒂的肩膀從地上站起身,看了一眼化作一邊焦土的公路,幸存的叛軍士兵已經不到三十人,其中還有不少傷員,他們相互攙扶著遠遠的坐在路邊,沒人愿意靠近那片爆炸區域,天知道還有沒有沒爆炸的炸彈。

    “你的運氣總是那么好!”魔鬼心有余悸的苦笑道,我們這是一步步從鬼門關走了出來啊。

    “還活著的,運氣都不錯!”我聳了聳肩膀。腿上的傷口一陣陣抽痛,我勉強支撐著身體看了眼四周,忽然眉頭一皺,急道:“前鋒呢,誰看見前鋒了。”

    “下車的時候我看到他在指揮叛軍,那家伙不會……沒出來吧!”惡狼說到最后不敢往下說了。

    “前鋒,你在哪里,回答我!”我對著無線電大吼。

    沒有回應,無線電里一片寂靜,我抬頭看了看左輪,他的目光漸漸凝重起來,呼吸也變得有些粗重。

    “我去找!”惡狼咬了咬牙提著槍就往外走。

    “我也去!”左輪拽過步槍跟在惡狼身后,我和魔鬼對視一眼都沒有阻止他們,雖然那片區域隨時可能爆炸,但如果我的腿還可以奔跑,我也一定會去的。

    兩人提著槍剛剛走出洼地,噗!一顆子彈不知從什么地方飛過來,打在他們腳下的沙土中激起一股塵土,兩人反應何等之快,身體猛然竄出,幾個翻滾便退了回來,但奇怪的沒有第二顆子彈打來。

    “什么情況?”我拉著惡狼的腰帶把他拽到身旁。

    “有狙擊手!”惡狼翻個身趕緊掏出望遠鏡趴在沙堆里一動不動的向外觀察。

    “不,如果是狙擊手我們已經掛了!”左輪躺在地上抱著槍同樣不敢動。

    我還是同意左輪的說法,我們的敵人是捍衛者,他們的狙擊手不可能打偏那么多,這一槍顯然是在提醒我們不要出去,難道是前鋒?想到這里我又一次打開無線電,嘗試著呼叫前鋒,可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剛才那一槍沒有聽到槍聲,說明安裝了消音器,叛軍和利比亞北方自由軍都不具備這種裝備,這么想來,前鋒應該還活著。

    他一定發現了危險才會用子彈提醒我們,想到這里,我深吸一口氣,推開一直抱著我手臂的海蒂,伸手把我的狙擊步槍拿了過來,卸下彈匣查看了一下里面的彈藥,然后從口袋里摸索出三顆子彈一顆一顆的壓進彈匣,拉槍上膛,聽著清脆的聲音,幽幽道:“終于來了!”

    “你要干什么?你已經不能在戰斗了。”海蒂看著我的動作疑惑的問,語氣中帶著一點責備和嗔怪。

    我微微一笑,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你也沒有認出那個女人就是酒館的老板娘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强子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