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逍遙侯 -> 逍遙侯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1309章 暴怒

第1309章 暴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延和殿前,武裝到牙齒的近衛軍,將整座宮殿四周,圍的水泄不通。

    李中易到的時候,符太后正在殿內歇息,他緩步走進延和殿,令人奇怪的是,宮女們都跪在殿內的四角,唯獨沒見著符太后身邊最得勢的女官符芹月。

    符太后不來迎接李中易,倒也說的過去,她再落魄,畢竟是曾經的皇太后,身份異常之尊貴。

    可是,就連符芹月都沒見蹤影,李中易立時起了疑心。

    果然不出所料,整個殿內就沒見符太后的影子,在防守如此嚴密的皇宮之中,符太后突然消失無蹤影,還用問么,肯定是通過地道逃了。

    幸好,李五十早就做了預防,李中易下到地道里,沒走出多遠,就遇見了被擋住去路的符太后和符芹月。

    “嘿嘿,太后娘娘,您想走的話,怎么著也要事先打個招呼吧?”李中易緩步踱到符太后的跟前,笑瞇瞇望著很有些狼狽的符太后。

    符太后背過身去,根本不想搭理李中易,李中易也不著惱,只是擺了擺手,示意把符芹月帶走。

    “不許碰她。”符太后誤以為李中易要殺了符芹月,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居然挺身而出,擋在符芹月的身前。

    李中易笑了笑,吩咐說“那就把她們一起帶回去!”

    符太后再次誤會了李中易,她以為李中易要對她和符芹月一起下毒手了,她反而沒有方才那么怕了。

    符芹月狠狠的瞪著李中易,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李中易早被她殺了千百遍了。

    由地道出來,符太后再次回到了延和殿,李中易呶了呶嘴唇,康澤立時會意。

    “都楞著干什么?還不滾下去?”康澤撿起雞毛就當令箭,完全沒把符太后放在眼里,直接開始趕人。

    在康澤積威之下,除了符芹月之外,別的宮女和內侍們紛紛低著頭,快步跑開了。

    “怎么,你沒聽見咱家的話?”康澤很不舒服的瞪著符芹月,符芹月只當沒看見似的,死死的護在符太后的身前。

    康澤是什么人?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并且趨炎附勢的典型小人。他的眼里如今只有李中易一人而已,符芹月算個什么東西?

    “拖出去!”康澤一聲令下,跟在他身旁的幾個強壯的內侍,馬上撲了過來,揪住符芹月就往殿外拖。

    “放開她!”符太后氣得鼻孔直冒煙,她何嘗受到過這種待遇,也顧不得所謂太后的體統了,撲過去就想撕扯那幾個內侍。

    李中易把手一伸,正好攔住了符太后的去路。幸好符太后收住了腳,不然的話,險些撞進李中易的懷中。

    在康澤的大力配合下,符芹月很快被拖走了,符太后就算是再生氣,也無濟于事,胳膊有可能扭得過大腿么?

    殿內就只剩下了李中易和符太后,符太后深吸了口氣,質問李中易“皇帝年紀尚小,殺了他對你的名聲很不好。你擁兵自重,既然已經篡了位,饒過他吧。”

    李中易并沒有穿龍袍,可是,符太后居然一眼看破了行藏。李中易低頭一看,他自己腰間系的一條黃色的絲帶,恰好說明了很多的問題。

    臨回開封城的時候,李中易并沒有穿龍袍,可又是皇帝的位分了,他索性在系了一條黃色腰帶,和以往執政王的位分有所區隔。

    沒想到符太后竟然眼明心亮,一眼就看破了李中易已經稱帝的現實,并戳破了他的行藏。

    “早在我歸順先帝之日開始,你就暗中說我的壞話,是也不是?”李中易只要一想起當初的艱難歲月,心情立時不好了。

    “沒錯,是我,怎么樣吧?”符太后知道情況很不妙,她索性豁出去了,大大方方的承認了當初一直給李中易下蛆的事實。

    “為什么呢?”李中易百思不得其解,他當初不過是小小的兵馬都監罷了,而她那時候卻是萬萬人之上的貴妃娘娘,八桿子都拉扯不到一塊去呀。

    “沒什么,就是看你不順眼罷了。”符太后自從察覺到李中易已經稱帝之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完全沒有顧忌到李中易的心情。

    “哦,既然如此,那我看你們符家很不順眼,是不是可以都斬盡殺絕呢?”李中易心里很不爽,他也索性撕破了臉皮,直接拿捏符太后的軟肋。

    李中易肯定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大名府被攻破之后,符家的老老少少全都落入了他的手心里。

    無論是想殺或是想放,也在李中易的一念之間,就看符太后在不在乎了!

    “你……真無恥……”符太后氣得渾身直哆嗦,李中易等于是拿整個符家的安危,赤果果的要挾她。

    可問題是,符太后可以不在乎她自己的生死,卻無法不考慮整個符家的安危。

    “小皇帝如果不是我出手相救,只怕是早就死透了吧?”李中易的話,不過是的平鋪直述的事實罷了,竟讓符太后完全無力反駁。

    小皇帝的病,那是從娘胎里就帶出來的先天性心疾,吃了很多年的藥,始終不見顯效。

    最終,還是李中易親自出手,才把小皇帝的病情穩定住。

    符太后望著李中易,冷冷的說“你究竟想要什么?錢,你多的是;權,你已經篡了位……”

    李中易絲毫也不著急,他笑瞇瞇的望著符太后,再次追問“當初你為何要陷害于我?”

    “我說過了,就是看你不順眼而已,沒什么原因。”符太后的話,恰好頂住了李中易的肺氣管,一口活活的被憋在嗓子眼里,硬是吐不出來。

    “符家人總計有三百八十余口,我看他們都不順眼。”李中易終于被激怒了,他索性揚聲喚了康澤進來,“傳我的話,把符家的男人都閹了。”

    “你……”符太后漲得俏面通紅,氣的渾身直發抖,人在屋檐下屈辱感,瞬間爆了棚。

    “怎么?舍不得他們了?”李中易剛一出手,便拿捏住了符太后最大的軟肋。

    符太后對符家再怎么有怨,生她養她的終究是符家,而不是別的什么家族。

    見符太后氣得渾身直哆嗦,李中易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覺得莫名其妙的舒爽。

    李中易并不是個小氣鬼,只是,當初他活在柴榮的陰影之下,別提有多艱難了。

    等李中易從康澤的嘴里,知道了,當初的壞事都是符太后做下的孽,他的心里立時不平衡了。

    “你干了這么多壞事,連理由都沒有,是不是該付出點代價了?”李中易已經很難被激怒了,但是,面對符太后的時候,他的情緒終于到了爆發的邊緣。

    “一死而已。”符太后既擔憂符家人的命運,卻偏偏不愿意跪下求饒,反而態度異常之強硬。

    李中易實在忍不住了,索性探手出去,一把抓住符太后的皓腕,用力將她往懷里帶。

    符太后的手被抓住的那一顆,簡直驚得目瞪口呆,整個人都懵了。

    李中易見符太后沒有抵抗,以為她服了軟,索性攔腰將她抱起,大踏步走到榻到,將她扔進了榻內。

    “哼哼,血債肉償,天經地義!”李中易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然而,等符太后清醒之后,嚇得趕忙奮力抵抗。然而,區區弱女子而已,她又不敢大聲喊人,只是悶頭反抗。

    李中易橫下一條心,索性解下黃色的腰帶,將符太后的雙手反籠在身后,并緊緊的縛住。

    “你若想叫人,只管叫好了!”李中易二話不說,將符太后摁趴在榻上。

    然而,不知道過了多久,榻上傳來符太后的聲音,“李中易你完了,碰觸極為不祥之體,天必齏汝!”

    李中易已經很努力了,卻駭然發覺,符太后竟然是不能經人事的石女。

    符太后做貴妃多年,卻始終無孕,敢情是那層膜厚到無法攻破,遭到了柴榮的嫌棄。

    有了這個認識之后,李中易終于明白了,柴榮給了符太后貴妃的尊榮,卻從未留宿于她的宮中。

    原來如此啊!

    李中易暗暗感嘆不已,誰能夠料得到呢,符太后做貴妃多年,居然是個無法破身的石女。

    在這個時代,無法人道的石女,一直被所有人視為不祥之體,其中的忌諱簡直大得驚人。

    然而,李中易卻不被包括在內,不就是個石女嘛,嘿嘿,稍微動個小小的微創手術,即可解決問題了。

    李中易不管走到那里,隨身都有藥箱,他命康澤取來藥箱后,就開始替符太后動手術。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杜鵑開始聲聲啼叫之時,李中易的心情一片大好!

    尼瑪,堂堂皇太后竟然因為是個石女,而被柴榮嫌棄,倒白白的便宜了李中易。

    只是,李中易萬萬沒有料到,動過手術后的符太后,正應了那句老話洪水一旦潰堤,勢不可當的傾斜直下,所有的防線立時土崩瓦解!

    幾乎在同一時間,石守信領著千余名家將,已經殺進了皇宮,正撲向延和殿而來。

    李中易穿戴整齊,在符太后那張春意盎然的俏面上,輕輕的擰了一下,調笑道“不要不要,其實就是要嘛!”

    “啐,死鬼!”符太后嬌羞不禁的別過頭去,她的第一個男人居然是李中易,還真的是做夢都沒有料到呢。

    ps感謝兄弟們的支持,提前把加更碼出來了。如果,月票超過了370張,一定再加至少一更!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强子六肖中特